星球部落

【娱乐】小爱直播直播软件电影漫谈 | 《迷失东京》: 歌舞伎町的哥斯拉

发布日期:2017-09-08 10:40  作者:星球君

迷失东京

小爱直播直播软件,是一款专注高颜值美女社交的直播app。全球最好玩的美女聊天交友手机视频直播软件,颜值最高的主播,送礼最壕的守护,都在小爱直播。               

本期影片:《迷失东京》     ( Lost in Translation )  影片导演:索菲亚·科波拉  上映时间:2003年8月29日(美国)  影片时长:102分钟(未删减)    

   

Holiday:导演科波拉以女性柔软的视角一探心无所寄的内心困境,用大量广角镜头的空旷表现空虚感,用背景虚化的大特写来展现与环境的隔离感,镜头语言温柔细腻。不论是背景板东京,还是比尔墨瑞和斯嘉丽的表演,都赋予影片别具一格的韵味。这部片子始于寂寞,也终于寂寞,以异乡二人的相遇相知作为内心感情外化的依托,其本质与《爱在》三部曲等电影并无太大差异,还是缺乏说服力。      

影片以一个静态镜头开始,摄影机照准了斯嘉丽的臀部,张爱玲曾说过“了解一个女人要从她的阴道进入”,如果之于电影视角而言,开篇科波拉已经点明了影片将由一个女性视角切入;同时斯嘉丽性感的臀部作为电影的符号出现,那么由一个臀部特写引出欲望的这一元素,进而引出东京的城市性。以人物的特性来映衬城市性这样的方法同样运用在了丁晟导演拍摄的《解救吴先生》当中,王千源所饰演的华子所代表的北京与斯嘉丽作为性感女神所代表的东京是如出一辙的。      

拍摄于东京街头  这是比尔墨瑞眼里的东京,过旺的生命力像长在镜子里的花朵,如果说欲望的城市性是通过斯嘉丽的臀部特写引出,那么像永不熄灭的霓虹似的激情这样的城市性则由比尔墨瑞通过隔着玻璃车窗的双眼所看到,影片大量使用背景虚化的大特写来展现人物与环境的隔离感这样的效果,而同时对于比尔墨瑞而言,阻隔是玻璃,无论是斯嘉丽还是比尔墨瑞他们眼中的世界,通过摄影机的视角永远是隔着一层玻璃的,而他们清晰所见就是眼前的彼此。这样的手法也运用在杨超导演拍摄的《长江图》中,关于江岸与江上平行时空的对照所形成的阻隔,而对于科波拉而言这样的阻隔是一层玻璃,而对于杨超而言则是江上的雾气。      

无论是有意而为之的广告插入,还是剧情所需的营造荒谬感,此处的三得利酒(日本语:サントリー)都是点睛之笔,所要达到的喜剧效果也是通过影片中塑造的日本导演的长篇累牍最终被翻译成了简单平实的句子达到。    

拍摄于初到大阪的第一晚  此处所饮用的酒正是上文所提及的三得利品牌的啤酒,略带甜味,饮时甚欢,可能也就像Mr.Children在《1999年,夏,冲绳》中提及的,最好喝的那杯酒是幸苦工作后的那一杯,但一时疏忽忘记了所点酒的类型,遗憾再也不曾喝到如此美味的啤酒。  此处也说明一下前文所提及影片中的笑点,其实也反映了大阪的一句俗语‘学会大阪话,可以走遍天下’,意思当然是日本语言包含了多种语言尤其是英文的词汇,而同时熟悉日本的人也会知道关西人相比于关东人更为热情,所以当你听不懂他们的话的时候他们就会一遍一遍重复大阪话,直到他们认为你懂了,其实也是通过部分的词汇以及肢体语言。    

可能就像张楚唱的那样,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影片至此比尔墨瑞是想融入这样荒谬但又现实的世界的,而同时前文所提及的玻璃变成了此处出现的摄影机,透过摄影机所传达出的人物动作画面是有明显的失帧的,疏离感就在这样如梦似真的情形中营造了出来,而布设的道具廉价感本身也映衬了这样一种虚幻感,相比于《发条橙》的恐惧,影片的道具布设营造的更多是讽刺。    

拍摄于东京歌舞伎町  与《迷失东京》类似的是走在歌舞伎町的大街上,与友人谈及日本的怪物文化,而电影照进现实,抬头竟看到东宝新宿大楼楼顶巍峨耸立一只巨大的哥斯拉,此情此景也正如彼时彼景,比尔墨瑞所看到的荒谬与现实在这座城市每分每秒地上演。    

拍摄于京都岚山  “第一宇宙速度”的跑车只能在日本找到,正如世界NO.1的一兰拉面与京都NO.1的神座拉面竟然不是同一家店,可见日本人的中二情绪是渗透在各行各业当中的,与《寿司之神》中七十年如一日做寿司的小野二郎形成了巨大反差,也与我们日本之行的游乐场中每天重复上百次台词仍然饱满热情的“船长”形成鲜明对比,荒谬与现实的极致也许就是日本民族的特性。      

拍摄于京都街头  参考《郊游》中的李康生拿着广告牌的长镜头。小康吟诵着岳飞的《满江红》,这不是蔡明亮的闲笔,这是生活的真相,也是必须的承受。你看到小康在凛冽的风中被满目萧瑟沾湿了双眼,你也就明白了比尔墨瑞不仅仅是像《天气预报员》中的尼古拉斯凯奇那样被空虚占据,还有那种30年已过,大江东去的漠然。    

美国有拍摄《喜宴》的李安,伊朗有拍摄《一次别离》的法哈蒂,相似的母体在于呈现中西融合过程中的冲突以及升华,而此处导演科波拉的尝试也是如此,让斯嘉丽在这样一个具有东方色彩与东方美学的宫殿式寺庙中祈福。影片所营造的疏离感其实是由城市性引出的,这样的冲突其实就是中西方的冲突,而最具有东方色彩的日本它之于人物的升华就在于人类所共同的美好诉求,人物在影片末尾能够达到和解与升华,实际上在此处是有铺垫的,如果说人物寂寞的消退是来源于理解与自我消化,那么东西方的和解就在于这样宗教式的美学构架。    

拍摄于奈良东大寺  与图片有关的是日本的宗教性,在原计划凌晨三点看驻地市场看海鲜拍卖失败后,我们一行四人游离在午夜东京,闻风中低声浅唱,见一黑衣中年女子站在楼下,起初一惊,后者见状深鞠一躬以表歉意,经过后细想,明白是家有亲属在此地遭遇不幸,深夜吟唱以表哀思。    

来自你·来自我·来自他  孤独的人不可耻        

电影漫谈  Holiday   《迷失东京》,并非Lost in Tokyo,而是Lost in Translation。    

影片所展现的困境并非一种个体的、绝对的、注定的孤独,而是与爱人,或者上升到更加普适性的高度上,人与人之间在沟通和情感交流上无法消解的障碍与隔阂,从而展现出的一种寂寞或者孤独的表征。    我们可以说《东京爱情故事》里的赤名莉香或者《1Q84》里的青豆是孤独的,但是如果我们尝试分析影片人物背后的动机,可以发现“孤独”并不适用于这部片子的男女主人公。我们可以看到,影片鲜有刻画二人的性格,只是一直在铺叙二人的境遇,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在向我们传达:每个人也许都是如此。斯嘉丽所饰演的夏洛特与他的摄影师男友遭遇了貌合神离的境遇。同样,比尔墨瑞饰演的鲍勃哈里斯-一个过气的在经历中年危机的明星,妻子关心地毯的颜色多过关心他,事业的下坡,中年的抑郁都让他消沉。村上说:“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他们也正是如此。他们遇到的问题不过是Lost in Translation:我们渴望向他人"translate”我们的思想,并得到一种共鸣,而往往没有得到,因此觉得寂寞。当然了,这种迷失可能正是生活的常态。正如影片海报上写着的:“Everyone wants to be found.”    

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是无解的,没有人可以百分百的理解你,或者无时无刻愿意去解读你的内心,当你对外界抱有这种期望时,你必然会经历失望。因此,你所能得到的安慰无非是像影片中这样,从一段萍水相逢的遭遇中拼命汲取继续生活下去的氧气。有趣的是,导演科波拉的前夫斯派克·琼斯用一部作品《她》给予了《迷失东京》一些回应。 

斯派克·琼斯尝试着用人工智能来解决这个问题,让遭遇了婚姻瓶颈的主人公与由斯嘉丽配音的人工智能经历了一段愉快的邂逅,最终似乎给人以这样的感觉:科波拉想要的“完美”爱情注定是形而上,在现实中是难以寻觅的。     再说说东京吧,东京是让这部片子增色不少的元素,增色的原因想来也不必赘述,但东京同样也是我扣掉一星的原因。    

“东京”在行文中,对叙事并未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只能说,这方霓虹岛屿本身的东方美学与神秘的剥离感起到了非常精妙的催化作用。但我不能说这种作用是完全正向的,因为这太容易让身在陌生国度看客式的隔离感与影片所要传达的交流上的困境混为一谈。我们被东京的一切所触动,此时我们化身为了片中的人物,去体验这个国度所带来的所谓的“孤独感”。但是真的如此吗?我们只是妄图复制他们体验东京的过程,但是没有思考他们一切举动的成因,这是我觉得缺乏说服力的原因。此外,我也不能排除这样的设定有像观众展示东方文明奇观性的嫌疑,因为这样的做法已经屡见不鲜或者说屡试不爽。   

Lost in Tokyo,这也是我初到日本所感受到的一种困境。正如斯嘉丽和比尔墨瑞走在声色犬马的东京街头的那些光晕,我站在涩谷十字路口,走在银座街头,我的眼睛也变成了大光圈的摄像机,霓虹闪烁模糊成了一片。不知疲倦的服务生,一丝不苟的上班族,电玩城的热血少年,我必须得揉揉眼睛了,因为我的眼睛和我的精神此刻已经有些许恍惚。到离开时终于发现,我们一行人也只是随时都会离开的旁观者,我们身为看客,同样也是被看的那个人。   

影片很明显地向我们展示了,东京的种种给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带来的距离感,这无疑加剧了他们本身内心的困境,也让他们的邂逅变得比较合情合理。但是,正是这种过于形式主义戏剧化的表达,使得观影者很大程度上忽视了影片所要传达的一些普适性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才是我认为更加重要的。              

本文由小爱直播直播软件电影漫谈提供,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